先鸽为敬

【官宣❤】就决定是你了!2018年LOFTER锦鲤!

真拉低中奖率_(:з」∠)_

包包包子铺!:

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๑•̀ㅂ•́)و✧


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活动了!



本次活动在【点赞】【推荐】【评论】三项中,抽选 【1位 】天选之子幸运鹅,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只抽1个!!!!


即,你点推、点赞、评论,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并不用


礼轻情意重,请不要嫌弃我们!!



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


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




——————礼物一览————...

【黑虹】不谓侠(二)

时隔三个月整改过的版本,大抵是个细水长流的故事。
前文链接:
(一)

青城有成美,悠哉聊度日。

墨老板的成美酒肆,店员委实不多。到底是做酒水生意,黑小虎又不肯轻易将酒方予人,店里伙计一二,也足以将日子过下去。

是以黑小虎看着旁人口中温和谦逊的长虹剑主正握着前日里自己思索过能不能与长虹剑正面杠的扫帚,挽起两边衣袖认真打扫大堂得模样,不禁做愣。

“你……”抬起手几番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如何去说。

少侠理直气壮:“前日喝了你的酒,本少侠穷的很,故决意抵给成美以身还债。”

……

软面刀工妥帖,切的极细。灶上煮的水沸腾开,虹猫将面丢入水中,长箸将面甩开,煮熟后捞起放入一旁冷水中浸漂。半晌后...

【黑虹】赝

  依旧是不知从何而来的脑洞。

  

  日后会扩写成文。

  

  

  

  

  

  

  我和先生在冷战,或者说是我单方面的同先生冷战。

  三天前先生宿醉而归,许是走错了屋,误将我的屋以为是自己的屋。先生推开门,跌跌撞撞的摸索床榻。

  从前先生教导,说习武之人入夜不得睡得太深,以免歹人闯入而不知。是以当先生推开门时,我已从睡梦中醒来。

  不知先生喝了多少酒,醉的连话都说不清楚。我坐在床上,看着先生倒在床榻,醉的一塌糊涂。我凑近先生,想将他挪上床寻一个舒服的位置。先生如同撒娇的孩子,脑袋靠在我怀里,兀自磨蹭着。

  先生的口中,似是在唤谁的名字。

  ...

【黑虹】师徒说

       自己在家洗衣服的时候突然冒出的脑洞。

  下了墨者写作逼自己一个下午肝完,感觉这个软件还是有很厉害的地方……

  含私设,与原著时间线严重不符。考据党慎入。本文天雷滚滚,雷点高者同理慎入。

  惯例跪求小心心和评论。

  

  

  

  

  楔子.

  

  “逗逗!逗逗!快喊逗逗!虹猫他……”

  “神医!神医!快救救虹猫少侠!”

  “我尽力!你们都出去!蓝兔!跳跳!你们留下!”

  …………

  “神医……虹猫他?”

  “蓝兔……是我没用啊!我救不了虹猫……”

  长虹剑主,殁...

【黑虹】苏醒时之小短打

@优米咔咔 在你的脑洞基础上做了些调整。
算是苏醒时的后续。不长,一个速撸小段子,无逻辑可言,考据党慎入。
本应前文指路苏醒时,手机端没法外链,稍后会把链接下放评论,有需求的小可爱可以点进去看看。
惯例跪求小心心和评论。

“夫君。”

早在虹猫贴身而来的时候,黑小虎便知道虹猫是起了杀心的。

他囚了虹猫近三个月,长虹剑主一身傲骨从未唤过他一声夫君。直到看到他押着其余六剑入黑虎崖时,那一张素来冷淡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跳动的情绪。

“夫君。”

虹猫再唤一声。许是见黑小虎并无反应,压低声音重复道。到底是比第一声多了些婉转腔调,想来虹猫也是咬着牙逼自己唤的亲切。

“夫人。”

黑小虎含笑。假意不知虹猫...

【黑虹】苏醒时

这篇应该是我少有的不是温柔剧情的一篇文(…)其实写的时候难产到两度放弃要写它,感谢我希的催更以及鼓励! @是烤鱼啊!! (分享一只依旧不知道自己写了个sa以及越发短小的某深…)

私设虹七95集虹猫自天子山顶一跃而下没有被莎丽接到而是被黑小虎寻到。

惯例跪求小心心和评论。

哗啦——哗啦——

锁链不断晃动引起的声响在石室内回荡。少年紧抿唇畔试图挣脱锁链。怎奈囚,禁他的人这次是发了狠,换上了不论是材质还是密度都较好于先前锁链的玄铁锁链。

左右尝试无果,少年微微张口吐出浊气。低垂着头思索如何能将锁链挣脱之法。

“还不死心?”黑暗中传出一声嗤笑,“虹猫啊虹猫,没想到你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二宣】黄叶合志《parallel universe》预售

!!!

zero:


刊名:《parallel universe》
原作:《全职高手》
CP:黄少天×叶修
内容:图文合志
分级:全年龄向
 
【参本人员】
主催:zero
作者:寒枝、土味酷哥落傲天、遇深海、东云庄生、黄烦烦不烦不烦、候岛、闲棋、鲜掉牙、night昼夜
@寒枝 @如果我是普朗克常量你会爱我吗♪ @遇深海 @東雲庄生 @黄烦烦不烦不烦 @候岛 @🍂冰蓝|闲棋🍃 @鲜掉牙 @Night昼夜 
插图画手:阿呱、Mark_07、双星并、海老牛蒡卷
@靠谱同学阿呱呱 ...

【黑虹】且破长风

这篇文最初的脑洞是少侠给少主刻了碑,结果少主没死还看到了少侠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没想到写出来以后……

惯例跪求小心心和评论。

『此生勿复见,山水莫相逢。』

小七扑棱半天翅膀,歪着脑袋打量黑着一张脸的白衣少年。少年一贯温和儒雅,鲜少有目下这种阴沉着脸,周遭散发危险气息的时候。

“嗤。”

虹猫合上手掌,薄薄一纸信笺本就承不住太大的力道,更莫说此刻他还发了狠。松开手将碎纸末儿尽数撒下,唇角勾起嘲讽的笑:“他当他是谁?”

简直越想越气,一掌拍向那人精心挑选的檀木桌。桌子以上好的檀木制成,更是那人千挑万选才定下的样式。却在他这一掌下碎裂。小七正在桌上跳来跳去,猛不丁足下失了支撑,仓惶下扑扇起翅...

【黑虹】不谓侠(一)

建议搭配bgm《不谓侠》但本文与歌曲并无干系。

应该是个温柔的故事。

另本文有关龙龛糍一说纯属胡掰,经不起考据。考据党慎入?

惯例跪求小心心和评论,爱你们。

————————

龙龛糍整齐码在小碟里,升腾起袅袅热气。食客执箸,将洒在白嫩爽滑的皮儿上的长果碎仔细撇到一边。也不知制作这餐点的人与食客有什么深仇大恨,本就不大的小碟里尽是长果碎。

是以黑小虎撩起帘子,白衣少年还坐在方桌前,认真拨拉碟中长果,一脸苦大仇深。

“小店打烊了。”对来者他是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句里句外言下之意都在赶人,他不信以那人的聪颖听不出来。

“不行,我还没吃饱。”虹猫皱了一张脸,不满的戳着小碟,“怎这多长...

不知道其他文手有没有画手梦……
至少我是有的……
一直想写几个故事,没事儿就翻开本子画小片段……
后来被亲友看到直接吐槽火柴人打架……
我不管我就是想画画QAQ

1 2 3 4
© 遇深海 | Powered by LOFTER